蓝白白白白白呐

司司是世界上最好的!!!

樱的花吐症
突然就想开坑肝文了
耀樱,好吃!

kano天使真难画啊(哭)
面具基本都是崩的

【leo司】病入膏肓

第一次发文,ooc
小学生文笔请见谅
雷者勿入!!
非偶像设定
司对leo的称呼为名字
最后泉总出没,不认识leo的设定
司糖的英语几乎全程消失(不你)
治愈向
那么,OK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月永レオ又受伤了。
似乎是被硕大的重物压到了手臂,骨头险些断掉。
朱樱司看着月永レオ差点骨折的手臂,心疼地咬紧牙。
「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……?!为什么会受那么严重的伤!」司几乎是喊出来了。
レオ一脸无所谓的笑容,「嘛,不用担心,区区小伤罢了。」说着又要拿起笔来在纸上作曲。
司夺过レオ的笔,脸立刻黑了下来。
「喂朱樱!干什么啊!」
「不许胡来。」
「什么嘛~这点伤算什么,况且我伤的是左手不是右手啊喂!」
「不要。我会……会心疼的。」
司放下马克笔,「拜托了,レオ,不要在受伤了,求你了。」
「欸……?」
レオ愣住了,目光顿时变得柔和下来。
「为什么,每次都是レオ受伤,每次身上都会有那么多伤口……」
レオ把快要哭出来的司拥入怀中,宠溺地摸着头,用仅能活动的一只手的力气紧紧抱住怀中的人,「没事了,朱樱。我这不是好好的嘛,既然这样,我也不作曲了,让你的国王大人好好陪下你吧。」
「呜……」司梗咽着,「レオ,以后不要再受伤了。」
「嗯!不会啦~」レオ肆无忌惮地笑着,「欺骗朱樱的话我就是宇宙人哦~☆」
翡翠色的眸子在凝视怀中人几秒钟后,在司的额头上轻轻一吻。
司像是被电击一样浑身颤了颤,瞬间脸红得如发色一般。

朱樱,对不起。

司和レオ认识的时间还不到半年。
司第一次见到是在医院里,那时候的レオ是哪个部位流血已经记不清了,印象最深刻的是那人居然蘸着自己的血在纸上作曲。
这次后司以为以后不会见到レオ了。

第二次来医院是一个月后,很平常地检查身体。
司路过原来那件病房时,又看到了那个橙发的身影。
「是你啊!真巧又碰见啦~莫非这就是缘分吗哈哈哈哈哈~☆」
那人一只手被插满了输液的管子,另一只手依然在写着字迹潦草的曲谱。
「缘分」吗……?
是偶然吧,司想。
「你在这里住院吗?」
「是啊~生了场大病没办法呢。」

后来两人渐渐熟络起来。
令司不解的是每次来医院都会看到レオ,甚至有时候会怀疑是不是他刻意而为什么的……虽然说,如果不是在医院这几次碰面他俩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交集。

但是レオ的伤口在一天天变多。
每次,每次都是这样。
司不了解レオ。不是他不关心,而是レオ从来不向司诉说自己的事,甚至司不知道レオ的住所。
仿佛医院才是レオ的家。

「还有几天手臂就痊愈了,等到那天レオ一起出去走走吧?」今天司的心情异常激动。
「欸?要出院吗?」レオ歪着头。
「嗯,我从来没有和レオ一起walk过,等手好了我们就一起。啊,让我想想……对了,这家医院附近记得有一所叫做……梦之咲的培养idol的学校,去那里走走也不错……」司神采飞扬地说着。
「朱樱你今天很兴奋嘛?」
「唔,因为レオ快出院了嘛……」
「出院……吗。」レオ翡翠色的双眼中闪过一丝迟疑,「朱樱可以,再等等吗?」
「欸,什么意思?」
「因为我大概还要动手术呢……不过朱樱你放心,这绝对会是最后几天待在这里了!」
「手术……?」司的笑容突然僵住,「为、为什么要……」
「没事的啦,是很微小很微小的小手术啦~我可是天才哦怎么会被这种东西吓倒呢。」レオ揉揉司的红发笑着。
「真的吗?」
「当然是真的。对啦!我专门给朱樱写了一首歌哦~嘛不过要在手术之后才能看哦,朱樱能答应我吗?在我手术后和我一起把这首歌唱出来?」
一起,唱出来吗……?写给我的歌……
「是。」司点点头。
「我会等着您的。」

两个小时后,身穿绿色服装的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。
「医生先生,怎么样了?」
没等医生摘口罩,司立刻就冲了上去。
「你是说,病人的情况?」
「是的……」
医生抿住嘴,沉默了十几秒钟。
「手术失败了。」医生说。

朱樱司感觉此刻大脑仿佛嗡的一声被什么给贯穿了。
「手术失败」
在心里一直默念着。
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失败。
「什么意思……?」
看吧,果然还在垂死挣扎。
「也就是说,」医生的语气沉重,「病人去世了。」
骗人、假的吧……
假的吧?
「月永レオ君在几分钟前由于抢救无效去世了,请您节哀顺变。」
什么都听不到了。
为什么会这样。
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。
「为什么会是……抢救无效?」
医生皱起眉头,疑惑的看向司,「难道你不知道吗?月永君的病……」
「什么?」
「是癌症啊。」

「我真是个骗子啊。」
那时候,注射了麻醉剂的レオ并没有感觉到手术刀切开皮肉的痛苦,但大脑意识却意外地清醒。
「对不起啊朱樱,我骗了你呢。」
「果然身患绝症的人是活不了多久的呢……」
「每次为了骗过你居然在自己身上制造伤口,说什么因为受伤发病而住院。」
「不过还好你这家伙没有发觉啊。」
「什么啊,我真是个笨蛋,笨蛋国王,就算是天才也好笨……」
「朱樱啊,也是个笨蛋。」
逐渐地,大脑被黑暗占据,意识也模糊下去。
那双美丽无比的翡翠色眼睛失去了光泽。
「嘀——」
心电图平成了一条直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朱樱司躺在训练室冷冰冰的地板上,不由自主地哼起小调。
「喂,司君?不要随便躺在地上啊~?超~烦人的。」一旁的濑名泉皱起眉头。
「抱、抱歉,濑名前辈。」司连忙起身。
「话说,司君刚刚哼的旋律不像是knights的歌啊,是什么曲子?」
「这个嘛…是一位genius写给我的歌。叫做……」司微微勾起了唇角,「喜欢」
「哦?是恋人吗?」
「……是啊。」
「那司君还真是幸运啊」
「是嘛……谢谢濑名前辈。可以说,我成为idol全都是为了他呢」
虽然那件事离现在已经有两年了。
如果レオ还在的话,他现在应该是knights的leader吧?
不过,早就已经彻底解脱了不是吗,那个「病入膏肓」的月永レオ。
还有,同样病入膏肓的朱樱司。